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互联网软件开发流程

2020年09月12日 18:10

一、需求分析阶段
需求分析阶段主要是产品经理和和项目经理主导,一般是召集开发人员开个需求讨论会,根据前沿市场反馈回来的产品需求,进行需求的细化分析,确认需求的可行性、合理性和存在的必要性。最后再确定需求是否实现、怎样实现。

二、原型阶段
这个阶段依然由产品经理主导,产品经理根据需求文档设计出产品原型,产品原型经过领导、客户的确认没问题后,交给开发团队,双方讨论功能的合理性以及存在的必要性。然后,产品经理就得确定需求文档(PRD)。

三、UI设计阶段
这时候UI设计师,就会根据产品经理出的原型图和需求文档,设计出符合要求的UI效果图。

四、编码阶段
这个阶段,主要是由程序员主导,随着互联网多年的发展,这些年流行前端端分离,程序员根据UI设计师提供的UI效果图,前端工程师将UI效果图实现成具体的网页。后端工程师根据UI效果图和需求文档,进行数据库的设计,将功能模块、业务通过代码实现出来,最后编写接口,与前端进行联合调试,这个阶段是整个软件开发最核心的阶段。

五、测试阶段
当前端工程师与后端工程师将接口调试完成后,产品基本已经成型了,这个时候交付给测试人员,由测试人员进行软件全流程的测试,将BUG反馈给开发人员,由开发人员修复BUG后,再进行新一轮的测试,如此循环测试多次确定没有问题以后,测试环节结束。

六、上线阶段
这个阶段由运维人员进行服务器的环境搭建,由开发人员进行代码的编译打包,部署上线。

七、维护更新阶段
上线以后,并不代表软件开发就已经结束,这个时候仍然需要处理生产版本出现的BUG,出现的异常。亦或者需求的变更,
可能会对业务拓展。以及对代码的优化。以及需求的更改。当然此处是谁写的代码谁就要负责。好了,一般软件的开发就是这些阶段。在这些阶段里面,如何做到工作的协调,以及工作的和谐是至关重要的。



关键字:

相关推荐

铁打的老师,流水的学生,教育机构如何解决生源困境?

今天小编啊少想跟大家聊的是“教育培训机构应该如何留住学生?”最近经常有教培行业的朋友跟我说,自己做教育机构很多年了,机构做的很大,也有很多老师,但是经营了很多年还是没什么收获和变化,总是留不住学生和家长。下面就给大家聊聊这个问题。其实对一个教育机构培训行业来说,保持学校的生存命脉是留住学生,学生的稳定与否决定了培训机构的存亡,所以如何留住学生是一个学校机构成败的关键问题。想要留住学生,首先要留住学生的心,当家长和学生认可你信任你,自然就会把自己交给你。留住学生的方法很简单,就是跟家长和学生维系关系,这种关系不能只是停留在“好”的表面,要好到被信任才行。因为有时候“好”可能只是一种礼貌的表现,而“信任”则能达到切实的效果,从而得到家长的满意,家长满意了自然留住了学生。影响家长满意度的因素有以下几个:1、产品和服务不匹配家长的需求很多家长在孩子学习过程中都有攀比心理的情况,有的甚至巴不得老师能够拔苗助长,快速看到孩子的学习效果。这个时候,当家长看不到孩子明显的学习成效,往往就会归结为机构的教学产品或者教学服务不好。所以这个时候,老师一定要跟家长讲明其中的利害关系和原因,同时要维护好自己的教学成果,采取相应的措施。2、老师本身存在教学质量问题现在很多教育机构的老师都存在这样一个现象,就是老师的教学质量不过关,当然,并不是一整个机构里的老师都存在问题,但是确实大部分机构的老师自己本身的专业知识并不精和专。老师教学质量有问题,家长和学生自然不会对课程买单。之前麦当劳有一个统计是这样说的,一个客户一次不愉快的用餐经历,就会导致餐厅直接和间接损失13800美金!可见,老师的教学质量会影响一个机构的口碑,从而失去了学生。所以教育培训机构在师资这块,理应做好质量把控。3、产品课程的价格存在问题课程价格是个很敏感的问题,直接影响了客户是否消费。教育培训机构在定价的时候,一定要明确自己的目标客户人群,也就是产品的价格高低取决于你的客户群。假如你的课程是面向有钱人,那你的产品就可以高的理所当然;如果你的课程是普通大众,那你的产品就应该做到低得实在。总的来说,就是课程的定价要让人觉得物超所值,或者物有所值。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发现学校机构想要留住家长和学生,无非就是要做好教学服务、教师质量、课程定价这三点。其实任何一种行业,想要留住客户,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一颗真诚服务的心。做教育培训机构的,想要留住家长和学生,就应该有切实有效的教学模式和教学成果,做到让每一个到你这里学习的学生都觉得满意,用口碑赢来信任和源源不断的生源。以上就是小编啊少的个人见解和建议,希望对教培行业的你们有所帮助。如果你们本身花心思和精力做好了,却还是没有生源,可以去考生网去研究了解下,上面有很多招生渠道,不怕招不到学生。

2020年06月24日 10:57

租客网招聘UI设计师

岗位职责:偏运营的UI设计1.负责H5端‘手机端产品、APP端’的活动页的交互设计工作;2.负责Banner、广告、宣传页和公司海报的平面设计工作;3.负责与运营部对接,帮助文案设计与品牌宣传设计;4.负责租客网宣传片的视频制作与剪辑;5.其他领导安排的辅助性工作。岗位技能要求:1.必须有专业的美术和设计基础,懂美术知识,掌握配色、排版技能,从设计立意到视觉呈现必须有所依据,会手绘;2.具备图标和特殊字体的设计能力,并可用电脑绘制图形;3.精通各种设计软件,其中PS和PR软件必须精通,能熟练使用illustrator软件,会用Axure软件;4.精通Banner设计,能突出主题;5.熟悉交互原则,会制作原型;6.熟悉iOS、Android、手机端H5、PC端网页的各种尺寸标准,需要了解CSS3可以实现的效果,并且按照要求做切图工作。温馨提示:租客网是租客网(深圳)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以提供租赁系统服务的为主要业务的互联网平台,平台为全国超过两亿租客提供信息发布服务,为全国近200万经纪人提供SAAS系统,为众多公寓运营方提供公寓管理、运营发布、后期房源服务管理等全套管理系统,租客网包括租客惠、易推等为租客提供优惠服务及工作机会的模块。公司自主开发了万站推广运营系统,writenow即时记录软件等等,是一家高新技术服务型公司。租客网实行网络化管理,有意求职的员工,请到租客网招聘栏目填写电子简历,简历提交后,会有专业人员与您沟通并进入OA系统审核,我们欢迎各类人才与租客网共同成长!租客网官方网址为www.zuke.com,简历投递网址为https://m.zuke.com/job/,如有疑问,请致电租客网官方联系电话0755-22090000或客服电话4006-222222。扫描下面二维码添加本职位简历

2020年04月16日 00:22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